<delect id="vhfzj"><noframes id="vhfzj"><b id="vhfzj"></b>

      <delect id="vhfzj"><form id="vhfzj"></form></delect><b id="vhfzj"><th id="vhfzj"><b id="vhfzj"></b></th></b>
      <b id="vhfzj"></b>
      <b id="vhfzj"><th id="vhfzj"><output id="vhfzj"></output></th></b>

        <b id="vhfzj"><th id="vhfzj"><del id="vhfzj"></del></th></b><rp id="vhfzj"><pre id="vhfzj"><b id="vhfzj"></b></pre></rp>

          <output id="vhfzj"><th id="vhfzj"><i id="vhfzj"></i></th></output>

          廣東省電子政務協會
          首頁 >行業資訊 >數字經濟治理是國家治理體系重要內容
          • 數字經濟治理是國家治理體系重要內容
          • 2018年01月19日 13:59 發布人:

          十九大報告提出:要“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在中高端消費、創新引領、綠色低碳、共享經濟、現代供應鏈、人力資本服務等領域培育新增長點、形成新動能”。數字經濟是當前經濟效率提升和經濟結構優化的重要推動力,也是培育新增長點、形成新動能的主要領域,將是繼農業經濟、工業經濟之后,人類進入的又一個社會經濟形態。數字經濟的健康發展離不開有效治理,數字經濟治理是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內容。

          運用互聯網技術和信息化手段治理數字經濟

          數字經濟是指使用數字化的知識和信息、數字技術作為關鍵生產要素,以現代信息網絡作為重要載體,通過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提高經濟社會數字化、智能化水平,促進經濟結構優化和提高社會效率的系列活動。數字經濟蓬勃發展對政府治理提出了新挑戰。充分利用互聯網技術和信息化手段,加快構建與數字經濟發展階段相適應的治理體系,是提高數字經濟治理能力的必然要求。

          運用互聯網技術和信息化手段治理數字經濟是促使數字經濟健康快速發展的必然要求

          2016年,我國數字經濟規??偭窟_到22.4萬億元人民幣,占GDP的比重達到了30.1%。數字經濟數據體量越來越龐大、創新創業活躍、線上線下融合、市場結構復雜的特性,使得傳統的經濟治理方式難以適應數字經濟治理的需要。運用互聯網技術和信息化手段建立大數據分析和動態分析系統,重構、變革與升級經濟治理體系,推動決策科學化、精準化,提升經濟治理能力、再造公共服務模式,能有效避免數字經濟治理中的缺位、錯位、越位問題,降低數字經濟風險發生的概率。

          運用互聯網技術和信息化手段治理數字經濟是建設網絡強國和數字中國的重要一環

          某種意義上而言,數字經濟治理能力現代化重塑了國家競爭優勢的新動力,在建設網絡強國和數字中國方面起著基礎性作用。數字經濟發展,推進信息基礎設施建設,解決我國信息基礎設施發展不充分、不平衡問題,為建設網絡強國和數字中國夯實硬件基礎。數字經濟治理有利于形成安定有序的網絡空間秩序,凈化網絡空間內容、營造清朗的網絡空間,為網絡強國和數字中國建設提供良好的網絡環境。數字經濟治理能力現代化有利于充分激發傳統經濟活力,挖掘數字經濟領域的創新創業潛力,降低數字經濟的安全風險。

          運用互聯網技術和信息化手段治理數字經濟是推進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核心內容

          數字經濟治理是未來我國政府治理體系的核心內容,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應有之義?;ヂ摼W、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將使得經濟數字化轉型步伐加速。數字經濟將成為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核心部分。及時、準確地掌握數字經濟的發展進程、成效以及存在的問題,并運用互聯網技術和信息化手段,針對大數據分析結果,為決策者提供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的真實信息,以便政府及時調整和修正經濟政策。通過大數據精準分析的數字經濟治理,為政府治理降低治理成本、提高治理效率、提升治理效能。

          運用互聯網技術和信息化手段治理數字經濟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和網絡空間秩序的有效途徑

          數字經濟具有開放性和共享性的特征,深化互聯網和數字經濟合作,全球可以在數字經濟領域協同打造全新動力,共建共享未來。中國積極推動基礎設施建設互聯互通,加強經濟政策協調和發展戰略對接,促進協同聯動發展,進一步走向世界、發展更高層次開放型經濟的新征程。我國推動數字經濟治理能力現代化,在降低我國數字經濟的安全風險、維護我國網絡空間的正常秩序的同時,能夠對全球數字經濟治理環境產生極強的正外部效應。通過外部經濟效應有效降低其他國家面臨的數字經濟安全風險,維護全球的網絡空間秩序,進而改善全球數字經濟整體福利狀況,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

          提升數字經濟治理能力的主攻方向

          推進數字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是治理數字經濟的主要目標,提升數字經濟治理能力的主攻方向就是要解決制約數字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問題,深化數字經濟發展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建設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數字經濟生態體系,不斷增強我國數字經濟創新力和競爭力,提高全要素生產率。

          加大信息基礎設施建設推動區域協調發展

          我國信息基礎設施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顯著,東中西部地區之間、城鄉之間基礎設施建設不平衡,基礎設施之間的互聯互通發展不充分。由此造成了區域間數字經濟的發展不平衡、數字經濟總體發展不充分。積極構建高速、移動、安全、泛在的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是發展數字經濟、培育新動能的重要抓手,是建設網絡強國、數字中國的關鍵支撐,對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具有重要意義。加快發展革命老區、民族地區、邊疆地區、貧困地區信息基礎設施,提高網絡速率,提升網絡質量,盡快建成覆蓋城鄉、服務便捷、高速暢通、技術先進、安全可控的寬帶網絡基礎設施。

          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

          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將對實體經濟的組織結構、生產方式、管理理念以及營銷方式等進行數字化變革。具體表現為:第一,生產定制化、柔性化,通過大數據等技術,更準確地把握消費者的需求動向,提供更加適銷對路的產品和服務;第二,管理扁平化、精細化,互聯網等技術的應用可提高管理的效率、降低管理成本,扁平化組織結構可緩解委托—代理的信息不對稱矛盾、提高管理效率;第三,營銷在線化、全渠道化,電子商務拓展了營銷渠道,線上線下互動融合提高供需匹配效率,增強企業和平臺的市場競爭力。

          處理好數字經濟與傳統經濟的關系

          傳統產業企業和數字經濟企業在憑借各自優勢進行深度合作的同時,也存在市場競爭、利益碰撞。隨著數字經濟的發展,傳統產業與數字經濟之間的資源爭奪、利益博弈將日趨激烈。傳統產業、數字之間競爭、博弈加劇,處理協調不當,不僅會阻礙數字經濟的發展,也會導致國民經濟整體質量、效益受損,甚至損害公眾利益、降低政府公信力。解決這一矛盾的關鍵點在于必須站在全球發展趨勢和落實國家發展戰略的高度妥善協調多方利益,在制定、執行相關政策時,既要考慮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困難和承受能力,還要鼓勵數字經濟創新和規范發展,更要促進充分競爭、競爭有序,推進信息網絡技術與傳統經濟深度融合。

          協調好數據共享與數據安全的關系

          數據共享能夠有效減少數字經濟治理過程中存在的信息不對稱問題,避免道德風險和逆向選擇,有效降低數字經濟交易成本和治理成本,擴大數字經濟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的供給,提高整個社會的總福利水平。同時,數據共享的過程也是數據開放的過程,在采集、索引、提取、分析、報告過程中有可能會造成數據的泄露、篡改等危害數據安全的行為。因此,在推進數據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過程中必須處理好數據共享和數據安全的關系,從技術和制度層面加大數據安全治理,創新發展數據安全共享技術,嚴厲打擊非法篡改數據和盜賣倒賣數據行為,為數據共享營造一個安全的共享環境。

           




          黑人巨茎大战白人美女